法治中国化研究中心

上海政法学院姚建龙教授对校园暴力的冷思考

2016/04/08 121

    2016年4月8日上午,上海政法学院刑事司法学院院长姚建龙教授应邀来到我院,以“校园暴力的冷思考”为主题进行了讲座,本次活动由朱炜院长主持,全体研究生参与并进行了相关探讨。

    姚建龙教授围绕主题从五个方面展开,即:一、校园暴力如何成为公共议题,二、校园暴力是否属于被建构的话题,三、“养猪”困局,四、刑事责任能力的争议,五、如何控制校园暴力。姚教授首先以典型案例导入--2004年的校园暴力多为外侵型且并未引起广泛关注,2009年的“熊姐”打人事件在中国第一次掀起了人肉搜索,2010年发生于福建南平的校园凶杀案将校园暴力推向社会公共话题以及2013年的小学校长带女学生开房事件引发国内举牌行动--梳理了校园暴力发展的历史脉络,指明中国的校园暴力与国外的区别,国外仅指校园欺凌,而中国的校园暴力还包括外侵型校园暴力和师源型校园暴力,今年两会关注的重点主要是指已与国际趋同的校园欺凌。接着,姚教授以“孕妇效应”入手,阐释校园暴力具有很强的建构色彩,是关注度的聚焦。校园暴力是青春期的自然现象,人在青春期都会做几件坏事或称之为罪错行为,但大多数人跨过青春期后会自动放弃青春期越轨行为即进行自愈,这是青春期的自身规律性决定的。校园暴力之所以会发酵成社会普遍关注的话题,是因为自媒体时代的来临,视频和图片的流出,社会以成人的视角来审视孩子的行为,将校园暴力无限放大。姚建龙教授认为“养猪”困局确实存在,制度设计存在硬伤,但这并不是降低刑事责任能力的充足理由,刑事责任年龄是一百多年形成的,从历史脉络看,是呈逐渐上升的趋势,在国际上,也是致力于对其提高,若降低刑事责任年龄,不仅与历史潮流、国际潮流背道而驰,对当下中国学生身体越来越壮,心智越来越低的现状而言,也达不到应有的效果,不具备操作性,不理性,机械的用刑法方法一罚了之不利于控制犯罪,也不利于青春期自愈。对于如何控制校园暴力,姚教授提出了他个人的观点——以教代刑,宽容而不纵容。应始终坚持保护主义,对少年暴力施以刑法上的宽容,但对于触法行为要持续跟进和干预,不能一放了之,要有保护处分,孩子的问题用孩子的方式处理,而非扩大成年人的司法制度。

    与会的各位同学也与姚教授探讨了青少年犯罪后的教育、感化、挽救的配套措施,通过对国外成功经验的介绍借鉴和联系中国实际,设计弹性的、多样化的干预措施,专业体系和社会化力量的介入来共同构建完整的、独立的、专门的少年司法制度。


1

1

2

2